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历史解密 >

历史上真实人吃人肉事件 世界史上恐怖食人事件

2019-08-26 19:30奇象网

世界10大吃人事件

?1、斯特拉·马里斯大学橄榄球队食人事件

1972年10月13日,斯特拉·马里斯大学橄榄球队从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出发,前往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参加一场橄榄球比赛。飞机经过安第斯山脉时,突遇狂风和大雪。由于恶劣天气再加上飞行员操作失误,飞机不幸在位于智利和阿根廷边境的一个无名山脉上坠毁。机上45人中,有16人当场死亡。在随后的几个星期里,又有13人因受伤、雪崩或是饥饿而相继离去。三个国家的搜救队对这架搭失事飞机展开搜索,结果无功而返。他们怀疑所有乘客都已死亡,但是,幸存下来的乘客却在人类生存史上写下最悲壮的一笔。由于没有食物,也没有办法取暖,为了生存,球员们靠吃罹难同伴的肉度过了可怕的72天,最后得到营救。 2002年10月12日,14名生还队员还重返橄榄赛场,进行了一场被推迟了30年的比赛。

2、加勒比西印度群岛部落食人事件

现代的食人案记录始于哥伦布西印度群岛的探险。即使在当时的西方国家,吃人肉已经被看成是残忍、渎神的行为。踏上那块土地的最早的欧洲人加勒比土着战后咀嚼人肉时,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正是因为对加勒比文化的误解,欧洲人才把美洲人当作是“野蛮人”。这种文化误解导致了几个世纪以来针对美洲人的种族歧视、大规模奴役、恣意谋杀、疯狂掠夺及对当地文明的毁坏。

3、杰弗里-达默尔食人事件

美国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人达默尔是一名连环杀手、恋尸狂和食人者。这个精神极其不正常的家伙引诱年轻男子到其家中,接着用酒或药物使其昏昏欲睡,然后杀害并肢解他们。除了吃受害人的肉以外,他还拿尸体做实验。被捕入狱后,达默尔因15项凶杀罪被判多个终身监禁。

他最终被捕完全是一场意外。在1991年7月的晚上,两名叫Patrolmen Routh和 Rolf Mueller的警探在巡逻时遇上一名叫Tracy Edwards的黑人青年,青年告诉警察他附近的一名邻居扬言要剖开他的心并吃掉。三人一起来到调查事件真伪,起初找错了另一人,但最终也来到达默尔的家,并在内发现大量人头和残肢,雪柜里更有切好的人肉和一个人头!他最终被判有罪并要坐牢1070年,在狱中也如电影中的Hannibal一样被单独、高度监视下隔离。但他还是死在狱中,因为另一名在狱中的囚犯声称受上天感召,要杀死他替天行道,1994年11月28日,他在密尔沃基市哥伦比亚惩戒所被狱友打死。他的一生就此完结。

4、阿明-迈维斯食人事件

德国人魔阿明-迈维斯(Armin Meiwes)简直就是邪恶的化身。尽管他早已被判终身监禁,但他的恐怖食人实录,最近才真正广人人知。据悉,2001年,他一个网站上发布广告,称寻找一个自愿被杀并被吃掉的人,要求此人体格健壮,年龄在18至30岁之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竟然有个叫做布兰德斯(Bernd Brandes)人同意了。这两个男人在圣诞节见面,然后开始了他们的罪恶计划。迈维斯将他分尸慢慢煮食的过程拍了录像带,他先后录制了50卷录像带,记录他杀人食尸的恐怖恶行。这些录像带记录了他如何肢解布兰德斯、如何烹煮并吃掉他,以及如何冷冻剩余肢体和器官的场景。只有少数人从头到尾看过,其中一名最近着书尽揭恐怖实况。

5、莫埃洛娃一家食人事件

这是一起发生在捷克的骇人的教派食人案。一个信奉极端教派家庭的母亲,涉嫌禁锢虐待她的两个儿子,并用刀割下其中一名儿子的皮肉,分给她的家人吃。该母亲声称是受教派姊姊“洗脑”,才教唆虐儿。这宗食人在捷克布尔诺市审讯时,31岁的妇人莫埃洛娃在庭上哭着承认虐待了8岁儿子翁德雷和10岁儿子雅各布。据悉,莫埃洛娃是“圣杯运动”教派的成员,她将翁德雷困在笼中数月,并用刀一片片地削下他的肉,然后给家人分吃。

6、乌克兰变态食人魔奇卡提罗

乌克兰变态食人魔奇卡提罗。他是连环杀人案凶手,还是强奸犯。喜欢在巴士站或火车站逗留,遇上适合猎物便尾随。对象以离家出走的小孩和妓女居多,杀人时有一个特点,就是把被害者眼睛除去,因为他害怕死者眼中欠缺生命的空洞。奇卡提罗供认他谋杀了50个人,并将他们吃掉。

7、日本人佐川一政吃女学生

日本人佐川一政,1981年在巴黎大学攻读英国文学专业时,迷恋上了25岁的荷兰女学生里尼-哈特维尔特(Renee Hartevelt),他最终将她杀害,并生吃了她的肉。他还在其后他自己写的书中生动地描述了这一过程,他有钱的父亲声称他不适合在法国受审,并设法将他引渡回日本,在那里他最终获得了自由。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很迷恋,还成为日本全国知名的人物。他写了几部畅销小说,佐川一政的食人案件给Stranglers乐队1981年的歌曲《La Folie》以及滚石乐队1983年的歌曲《Too Much Blood》提供了素材。

8、西非塞拉利昂革命联合阵线内部的食人现象

革命联合阵线是西非塞拉利昂的一个革命组织。到20世纪90年代末,经过他们长期残酷的血腥暴力活动,将中央政府推翻。为了占有本国的钻石开采权,这些武装分子恐吓塞拉利昂农民。由于受到利比里亚全国爱国阵线的保护,革命联合阵线内部实行恐怖的暴力活动,包括强迫儿童当兵,对敌人进行截肢,吃他们的肉。维和人员和联合国人员都是他们的敌人。吃敌人的动机是为了从吃人肉的过程中获得力量,吃人肉还是一种恐吓的工具。受害者的确切人数目前还不清楚。

9、阿尔伯特-菲什吃小女孩

无论从哪一点讲,阿尔伯特-菲什都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禽兽。他的绰号为“发狂的月光杀手”、“Wysteria狼人”与“布鲁克林吸血鬼”。他是一个虐待狂,妄想症患者,更可恶的是他以作恶为乐,从他的丑恶行为中得到最大满足。他除了被证实是一个连环杀人凶手和食人恶魔,还是一个有恋童癖和偏执狂的人。他大约对三百位的受害者作出过性侵犯行为,亦杀害了其中十五名幼童。阿尔伯特-费雪在杀害他们后还会肢解与吃下他们的尸体,具有严重的自虐的倾向。他犯罪的原因是由于被自己的小孩所抛弃,令他对小孩产生憎恨的情绪,更发展到恋童癖倾向。

10、探矿家帕克(Packer)吃同伴

探矿家帕克吃同伴。帕克是美国黄金探矿家,曾因食人被判入狱40年。1874年2月9日,他和五名同伴前往科罗拉多山考察探险。两个月后帕克独自返回,当被问及同行五人下落时,帕克坦白说他为了自卫已将他们杀死,为了在找不到食物的环境中活下来,不得不以同伴尸体为食。?

中国真实煮吃人肉事件:

吃人肉、炼人油:1959信阳事件中的家乡

序言

小的时候,常听大人们说起“59年”。比如谁家的孩子扔块馍馍头,或者丢下半碗饭,大人们总会带着责怪的口吻说:“要是在‘59年’,这块小馍头能救一条命!”,“这些孩子是没有经过‘59年’呀!”……当时对“59年”一词不甚了了,只是模糊地觉得大人们大概是对孩子们不珍惜粮食很遗憾,谴责几句,并不往深里想。即便有时挨上大人几句骂,也不会去介意,因为毕竟小学语文课本里还有“锄禾日当午”那首古诗。

中国历史上真实人吃人肉事件 世界史上恐怖食人事件

后来渐渐长大了,上了高中,我才对“59年”一词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原来,“59年”指的是公元1959年,恰处在我国发生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时段内,在我的老家——河南省信阳地区息县包信镇姜寨村,自1959年中秋至当年冬末的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出现空前的大饥荒,全村由397人饿死仅剩下90多人,有多户死绝,我家原9口,仅余3口(父、母、姐),村里有多人吃过人肉(现还健在的有几位),有些人多次吃了多个死人的肉。从全国范围看,河南信阳地区的饥荒最为惨烈,丁抒先生在其文章里这样记述“……信阳地区‘一个村落一个村落的人被饿死’(白桦语)。仅息县就有六百三十九个村子死绝。固始县全县无人烟的村庄有四百多个。死绝的户数,光山县就有五千六百四十七户,息县五千一百三十三户,固始县三千四百二十四户。……”这就是所谓的“信阳事件”。

在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里,曾发生过多少值得后人汲取的事件,但由于当时危及一些人的利益,很多没能记载和流传下来,无奈地被淹没在滚滚的历史长河中,给后人留下的只有无限的遗憾。今天,就是这样一桩可能是空前绝后的历史事件,在我的学生时代,从教材到教师,再到官方口径,要么绝口不提,要么轻描淡写,要么归结“自然灾害”。长期以来,学术界对此事也是无人敢涉(近几年稍好),好像没有发生过这一惨事似的。在我的家乡,常听到一些老人感叹:“再过50年,还有人知道‘59年’的事吗?”,“我们现在把‘59年’的事说给你们年轻人听,你们将信将疑;等到你们说给将来的人听,他们还会相信吗?”……是啊,等这些老人都去世了,又有谁来见证这一事件呢?眼看家乡经历此事的老人越来越少,我的心情十分焦急。我也早想做这方面的记载工作,但因自己并没有亲历‘59年’,而且终日忙于教学工作,无暇去倾听和记录。1999年之后,我因生计离开家乡来到浙江平湖,离家乡远了,这件事情做起来就更加困难。

中国历史上真实人吃人肉事件 世界史上恐怖食人事件

2005年暑假,我回到老家河南信阳,终于有时间在家乡小住几日,其间和乡亲们座谈,请他们叙说自己“59年”的经历。每个小人物为活下来而苦苦挣扎的的经历,都是一段渗透着血和泪的悲惨故事,真是惨绝人寰,令我惨不忍闻!他们大都60岁以上,称呼着我的乳名,让我倍感亲切。我注意到,老人们提起“59年”,在他们刻满皱纹的脸上,掠过的总是悲哀和惊恐的神情。这是可以理解的,在他们尘封的记忆里,是家中多位亲人活活饿死的凄惨场景。40多年来,他们也许对亲人的哀思时断时续,但一定从未忘记。纵使时光流逝,把记忆洗涤至淡漠,但终究可以拾起那曾经是刻骨铭心的记忆片段来。现在,又偏遇上我这位“多事之徒”,竟把这些片段收罗了起来,于是就成了这本《“信阳事件”中的家乡》(暂取名)。

关于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的记载,丁抒先生在其《人祸》中、曹树基先生等一批作家和史学家在其文章中都高度宏观地进行了记录和分析。笔者认为,从总体和宏观上居高临下地把握这一历史事件当然是必要的,但深入下去,从微观上记录最底层小人物在这场人类史上的大劫难中,幸存者是如何活过来的,死去者是怎样悲惨死去的,当时的人们是怎样的社会心态等,同样必要。我早已给自己定下原则,即记录的故事必须真实可靠,记录用词要恰如其分。必须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尽可能听当事人亲口叙述。笔者是搞理科教学的,既没有把悲凄故事调理成文诌诌辞章的手笔,也没有把哀苦事件演绎得让人畅快淋漓的心情,笔者要用朴素的语言,表述出家乡人在这场大饥荒中的实际生活情景,亦即力争要做到朴素和真实。假如您读了我的文章,达到了这样的目的,我就念“阿弥陀佛”了!再一点,笔者原本打算文中“只记不议”和“只记不抒”,来个“面无表情说事”,以为这样可以给读者一种信任感,然而人非草木,我终于认清自己其实是性情中人,所以文中不少地方在“记”的同时,因情节使然,还是有意无意地加进几句或小段的“议”或“抒”。在此笔者请求读者给予谅解。

时值暑假,天气炎热。农村条件差,加之我的电脑打字功夫又“不咋的”,汗水从胳膊流下,每每滴到键盘上。就是这样,我还是白天采访、座谈(拉家常)、倾听,晚上整理、记录,经常工作至深夜。疲倦了,站起身到院子里走走。农村的夜晚一片漆黑,乡亲们已早早睡去,远处不时传来几声蛐蛐的鸣叫。家家房前屋后栽着许多树,枝叶茂盛,夜风吹来,发出令人心怵的沙沙声,我的心情愈发不能平静。就是这个村子,就在40多年前,仅几个月内,300多条人命逝去,而且又都是稀里糊涂地饿死的,有的死后肉竟被当时活着的饿极的人煮着吃了,有的全家死绝——我几乎怀疑,这是真的吗?听母亲讲,我家房子附近几处空宅地,都是“59年” 饿死绝户的家宅所在地。全家人饿死光了,房子便成了空房,常年没人住,也没人修缮,后来便倒塌掉,再后来夷为平地,就是现在的空宅地。

假如真有所谓在天之灵,相信这些本不该饿死的人们,他们的灵魂一定会在上苍保佑我,保佑我不会因自己的文章而招惹祸端。我知道,“长江水没有回头浪”,人死不能复生,我没有能力让屈死的生命转阴还阳。我一介教书匠——一位普通的中学物理教师,尽己所能,记录着这些生命屈死的经历,本无他意,目的只有一个:记住过去,走好现在。

愿我们的后人生活在没有饥饿和迫害,没有打斗和杀戮,没有独裁和专制的世界里!

愿我们的后人生活在充满友爱和爱心,人与人之间平等、互助、诚信,崇尚法制和人权的世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