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世界百态 >

纳粹生化机器人:纳粹德国制造真实纳粹生化怪物

2019-08-25 15:20奇象网

纳粹生化机械人:纳粹德国制造真实生化人

?二战时期,为了独霸地球,纳粹德国曾展开许多先进武器的秘密实验。这些实验的具体内容已经被陆续曝光。然尔,有一项秘密工程直到最近还一直不为外人所知,它就是被希特勒寄予厚望的“D-IX试验”----打造机器人式战士。

纳粹生化机械人:纳粹德国制造真实生化人

德国汉堡市刑事犯罪学家沃尔夫.坎普发现,二战时期,纳粹一直梦想研制一种药物。士兵服用它之后,就会变得跟机器人一样,不知劳累,勇猛无比,不折不扣地执行上级的命令。希特勒希望依靠这些机器人式的士兵,征服全世界。

这项名为”D--IX试验“的秘密工程始于1944年,试验地点是臭名昭着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当时,集中营的工作人员看到18名囚犯每天都沿着一个半圆形的广场跑步,每个人都背者重达20公斤的背包。他们沿着跑道跑了一圈又一圈,中间没有任何停顿。他们在干嘛?

即使在集中营里面,除了奥德.南森,估计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些跑步者到底在干什么。南森是德国着名极地探险家的儿子,当时已经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化学家,深受纳粹重用。他受纳粹委派,负责研制一种神奇药物。士兵们一旦服用了它,就会变得像机器人一样不知劳累,而且绝对服从命令。当那些跑步者在广场上一圈接一圈不停地奔跑之时,南森就站在附近观察这些跑步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几年以后,南森曾经对外界透露,当时他是在进行”意志巡逻“训练,经过他训练的士兵可以连续奔跑90公里。然而,他说的这些话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

纳粹生化机械人:纳粹德国制造真实生化人
纳粹生化机械人

事实上,希特勒的化学家们当时正在进行一项秘密试验。他们想知道,那些跑步者到底能坚持多长时间。一开始,他们看到,这些可怜的囚犯情绪很高。囚犯们边跑边唱,有的人甚至在跑步的过程中吹起了口哨。然而,连续跑了24小时后,跑步者一个接一个地栽倒在地,当即毙命。 18个试验者只有几个人未被累死。

随后,纳粹化学家们又开始在另外一批囚犯身上试验另一种新药。他们把这种药称为”D--IX”,这也是整个试验的代码。新药由可卡因和其他数种药配置而成。当时,第三帝国的领导人相信,如果这种药试验成功,那吗德国士兵将变成不知劳累,无所畏惧的士兵,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

德国汉堡市刑事犯罪学家沃尔夫。坎普认为,“D--IX”药片是希特勒下令上马的最后一次秘密研制计划。当时,战事对纳粹德国极为不利。纳粹军队被击溃的消息不时地传到希特勒的耳朵里。所以他想拥有一种神奇的小药片帮助自己?

众所周知,二战爆发前,纳粹一直在塑造自己的正面形象,包括反对吸食毒品。甚至在1993年还有研究人员认为,纳粹从本质上是反对吸食可卡因的,因为早在20世纪20年代,可卡因就曾让欧洲的波希米亚士气低沉。但是,事实是,当希特勒开始做起征服世界的美梦时时,他便毫不犹豫地让他的士兵服用这类药物,试图把他们变成没有思维的机器人。

战争一开始,西线的纳粹军队服用一种被称为“PERVITINE”的安非他明药物。纳粹领导人相信,在这种药物的刺激下,他们的军队会产生强烈的求胜欲望,变得勇敢无比。当时,负责生产这种安非他明药物的是柏林一家名叫蒂米尔(TEMMEL)的公司。在1939年4--12月这段时间里,蒂米尔的公司共向纳粹陆军和空军输送了2900万片PERVITINE。德军最高司令部下令,包括蒂米尔在内的任何熟知内情的人都要保密,否则格杀勿论。纳粹失败后,人们在纳粹的一些官方文件里发现了一种代码为OBM的药物,但一直没有搞清楚它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其实,这种药物就是PERVITINE。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纳粹显然低估了PERVITINE的副作用。这种药物能够上瘾。如果不吃药,士兵们很快就成了废人。 1939年,德国医生前往西线调研,发现了士兵长期服用PERVITINE导致注意力不集中,以及多起士兵服用PERVITINE过量导致死亡的事故。医生的警告也成了耳旁风。在战争最后几年里,几乎每一个德国士兵的行军包里都有这种危险药物。当时,不管士兵说哪里疼,军队内的卫生员都会给他们开PERVITINE的方子。

在二战结束前的几个月里,虽然纳粹军队兵败如山倒,但希特勒并没有放弃反败为胜的希望。虽然战争已经接近尾声,纳粹高层还是要求加快神奇药物的试验。

纳粹生化机械人:纳粹德国制造真实生化人
纳粹生化机械人

第三帝国的领导人下令批量生产“D---IX”新药,时间是在1944年3月16日。这天,VICEADMIRAL海尔穆特.海耶在一个有药理学家和小军事单位指挥官参加的会议上表示,他们研究出一种新药,可以帮助德国士兵在紧张的形势下坚持更长的时间,让德国士兵比平常更情绪高涨。二战结束后,海耶成为负责防卫问题的联邦德国议院代表。

海耶的讲话受到了德军的重要人物奥托.斯科特塞尼的支持。当时,斯科特塞尼也在为他的部队寻找一种新药。在与柏林纳粹总部的领导人进行了一次详细的交谈之后,一组科研人员便集中在基尔大学,由奥切霍夫斯基负责,其任务就是研制并批量生产这种药物。刑事犯罪学家坎普相信,该计划一定得到了希特勒的批准,因为类似的计划不经希特勒批准,根本无法实施下去。

奥切霍夫斯基和其他数名科研人员在基尔大学实验室里埋头苦干了好几个月,最后终于研制出德国需要的这种药物,一片药中含有5毫克可卡因,3毫克PERVITINE, 5毫克EUCODAL(一种基于咖啡的镇痛药)。和合成可卡因一样,这种药片由米尔克(MERK)公司生产。

;纳粹生化机械人:纳粹德国制造真实生化人
?

说起合成可卡因,就不能不提到德国空军的战斗机飞行员。一战时期,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战斗机飞行员的作用,增加飞行架次,德国空军高层让飞行员服用米尔克公司提供的合成可卡因。据说这种类似鸡尾酒的药物已经由德国小型潜艇的艇员们试验过了,试验地点就在基尔湾。

斯科特塞尼要求给他送去1000片新药。他想首先在部分士兵身上作以下试验。刑事犯罪学家沃尔夫.坎普研究发现,那次试验结果令斯科特塞尼十分兴奋。他把试验结果向纳粹高层作了通报。纳粹高层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下令在人身上进行更加彻底的实验。

于是,本文开头的那一幕出现了:集中营中的囚犯们背着20公斤重的背包每天连续跑步24小时。试验的目的就是要看看“D--IX”药物到底能让人坚持多长时间。

当时的医疗记录显示,几名参加试验的人每天即使只是短暂地休息两三次,仍然感觉很好。有一份记录这样写到:尤其是服用这种药物后,士兵的睡眠时数大大减少,这对提高战斗力是非常重要的。这种药足以使人丧失行为能力和意志力。换句话说,“D--IX”把常人变成了机器人。

这些试验的结果让纳粹高层很兴奋。他们计划让整个德军都服用“D--IX”药物。然而,这种药物并没有批量分发下去,因为盟军在1944年冬季和1945年春季发动的攻势一浪高过一浪。纳粹政府迅速垮台,神奇药物的美梦也以破灭而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