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和康网-了解世界新动态
你的位置:主页 > 历史 >

忠义仁孝并存却被命运作弄之三国人物徐庶

2018-03-15 17:25来源:安和康网

忠义孝仁并存之徐庶,一颗光辉消陨的将星,被命运捉弄的人才,唯有长叹。

这一期我们来讲讲——徐庶。想必熟读《三国演义》的童鞋们对这个人都不会感到陌生,按说徐庶这个人在书中的戏份并不算多,可偏偏这些不多的戏份却能让读者大开眼界,每场戏份都足以载入史册(已经载入史册了)。被在新野的刘备招揽为军事,初次上阵就击破曹操派遣的吕旷、吕翔。之后袭来的曹仁和李典也因曹仁所设的“八门金锁阵”被破而败退。欲得其才的曹操便抓捕其母以假信诱骗其至曹操阵营。满是孝心的徐庶并没有看穿假信,发誓不为曹操提供任何计策后离开刘备处。其临别之际,推荐诸葛亮为其后任。后来徐庶之母感叹自己误子前途而自杀。可以说,这个人是刘备至割据势力成为军阀以来遇到的第一个真正谋士,摇摇扇子语出计谋斗破千军,或者说,这个人是刘备军中唯一出谋能有所成的幕僚(只不过我要是这样说,那就间接表明刘备手中剩下的那些谋士都是在吃干饭喽?还是换上一个比较迂回点的说法比较好)。按说这样的人应该是个地道的文人,身娇体弱,连鸡都杀不了,走两步子就喊累,跟个没出嫁的女孩子似的。

忠义仁孝并存却被命运作弄之三国人物徐庶

可徐庶这个人不但是个文人,还是武人,说白了,就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

徐庶,原名福,《三国演义》里又说他名为单福,真不知道他老妈是怎么想的,取个名都这么随便,好俗好渣的名,是希望儿子天天有福么……他是原颍川郡(治今河南长葛市东)长社县人,而颍川郡又坐落于东汉十三州之兖州,兖州这片区域可不得了,三国很多知名人物都出之于这里,像文人类戏志才、郭嘉、荀彧、吕蒙、孟建(字公威)、丰玖公,还有武人类典韦、许褚,以及汉末军阀之一的袁绍袁术等人都出之于此,那道理就如同江南地区多美女,可以说兖州是一块生产人才的宝地。

“汝、颍这个地方的奇才甚多……”这是大奸雄也是能主的曹操说过的话,徐福也不例外,他人不但聪明,还从小就开始学习击剑,也就是会用剑,是个向文和武全面发展的人。由于汉代男性平日佩剑在身,所以剑有“君子武备”和“可以爱身”之誉,故在器械比武中,斗剑最为常见。

击剑是汉代人十分喜爱的项目,在年少时习剑也是一时之风气,如司马相如少时“学击剑”;东方朔“十五学击剑”等着名人物在年少之时都习剑。着录在史册的剑术名家中有以“善击剑,学用剑,立名天下”张仲和曲成侯,也有留下“能观千剑而后识器”明眼的王君大,在古代,剑对人产生了很重大的影响。

而且在汉代武吏应试项目中也有剑法,这在客观上也促进了学剑活动的普及。

汉代的“剑客“,正如当时人对它的称呼,所使用的一种重要武器是剑。中国古代最早出现的剑可以追溯到殷末西周初期。大约在春秋战国时代,剑开始成为一种重要的武器。由于南方地区水网纵横,地多林莽,适合锋利轻硬的短兵器,因为,周建急速和对剑法的研究在当时的吴、越两国有了长足的发展,这里诞生了欧冶子、干将、莫邪等着名的铸剑大师,诞生了越女等剑术名家;也诞生了极其锋利的宝剑——在湖北望山出土的越王勾践剑至今还锐利如新。到了汉代,剑在大部分时期里,依然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引人注目的器物。剑是官吏身上重要的配物,就如玉器于君子之身。不仅在平日里,而且在公堂议事、甚至进入皇宫都随身佩剑。剑是普通人家常见的物品,对于男子来说,身上的剑即是护身的武器,也是尊严的象征。

居延汉简中有“买马牛持刀剑”的简文,汉乐府诗《东门行》写道:“出东门,不顾归。来入门,怅欲悲。盎重无斗储,还视桁上无县衣。拔剑出门去,儿女牵衣啼。”《汉书·五行志下之上》记载,汉成帝年间,精神病患者王班”带剑入北司马门殿东门”。这些都是关于汉代平民男子携剑的描写。另据《汉书·隽不疑传》,隽不疑在见直指使者暴胜之时拒绝解下佩戴在身上的玉柄剑,并说:“剑者,君子武备,所以卫身,不可解。”剑对于汉代男子的价值于此可见。

而宝剑也变成了人际往来中的一种贵重礼品,或是辟邪的利器。如孔休探视王莽病情,王莽送孔玉具宝剑表示感谢(《汉书·王莽传上》。

可要是放到现代,在腰间别把三尺长的剑出门,可能过上一会儿你就在警察局里喝茶了,刀、剑可都是管制刀具,你要是带在身上,肯定就是社会不安定分子,请你喝茶事小,没把你扔拘留所里都算给面子了。

我不知道徐福的剑法怎么样,但能知道的是,他仗着这个,还大大的“出名”了——为友杀人。

在中平末年的时候(由于史料欠缺,具体不知道是哪一年,大概是189年和190年之间),他为了给友人报仇,并不是找警察叔叔(县令)报案或者叫上兄弟去抄家伙去仇人的家,而仗着他自己的剑术一个人跑去杀仇人,杀了人后就披头散发用泥土抹面逃走(很聪明嘛,在没有高清相片只有泼墨画像的古代,要溜号也能这样了),不知是人告密怎么的,还是他伪装得不到位,结果被官吏抓了回来。官吏问他的姓名,他装沉默不说话,跟现代那些嫌疑犯一个模样,无论官员怎么威逼利诱,我选择沉默,反正我身上有生命健康权,你对我用刑不得,有本事你打我你打我啊!小心我出去后告你。结果有很多嫌疑犯得不到应有的伏法,放出去后便接着危害社会。唉,我也不好评论些什么,就觉得这个世道说不清道不明,对此,感到有些无能为力。

可在古代里可没有什么生命健康权,更何况是在兵戈四起路有冻死骨的汉末年间?官吏无须管他沉默还是不沉默,直接把人押上囚车,然后囚车前面敲锣打鼓走在热闹的集市上,让集市里的人相认,放到现代的电视剧里,又叫做‘游街示众’,现在徐福这个人出名了。